推荐资讯

看到火光后姬黄的那浮现着慈悲关怀野心的眼神里唯独缺少了丰沛的

发布时间:2018-09-11 16:45 浏览:
因为两方的氏族相聚的过于遥远,姬黄那个在有狰氏朝着北方的聚集地进发的时候……所派出去的密探,在对方的陶窑有了出产之后,就急忙的返回将这个重要的消息传递到他们族长的
 
面前了。
 
    密探他自然就错过了有狰氏族群随后的对于城墙和土坯房屋的修建。
 
    从而让有熊氏的族长低估了有狰氏这个族群的神奇之处。
 
    若是姬黄曾经评价有狰氏只是一个工匠器巧著称的氏族,不足为惧的话语,被被顾峥听到的话,他一定会仰天大笑三声,感谢姬黄对于他们的过于糟心的认识,让他们十分顺利的就躲过
 
了隐藏于暗中的算计。
 
    何况,现在算计别人的人,马上就要尝一下自己所酿出来的恶果了。
 
    果不其然,这些北方的蛮族们在看到了眼前杀声震天,乱战一团的南方战局之后,竟然十分难得的脑子清醒了起来。
 
    这些多部族联合到一起的队伍,在互相的看了几眼,交换了一下彼此意见之后,就瞬间分散了开来,融合进了这些在黑暗之中打东打西,分不清敌我的乱斗的氏族中间,以各部族作为编
 
制,直奔着南方氏族之中最为富饶的几个部族的后帐的方向而去。
 
    他们又不傻,既然能在不损失战力的情况下,就劫掠到让族人吃饱穿暖的物资,他们干嘛还要傻乎乎的表明身份,昭显自己的孔勇呢?
 
    当然是趁乱搬东西,搬完了就走啊。
 
    于是,这些最善于抢劫的北蛮人,在黑暗的掩盖之下,就开始往各自的坐骑上挂东西了。
 
    丁零当啷的陶器,这是北方氏族之中根本无法制造出来的精贵物品,必须要来上一串。
 
    从此以后,自家的婆娘煮饭就不用发愁了。
 
    咕咕叫唤着的鸡兽,这可是好东西,剪掉翅膀之后,可是能生出鸡蛋的再生资源呢。
 
    还有,让他们难以忘怀的,带着甜甜滋味的麦粟,有多少就拿多少。
 
    这可是不适宜种植的草原上,最为渴求的美味啊。
 
    而现在,这种美味的食物就放在眼前,能拿多少就有多少啊。
 
    红了眼睛的北蛮人奋力的拿着,而同样红了眼睛的榆罔……却是难以置信的看着他嫡亲的弟弟,他曾经最为信任的兄弟,正拿着从他们烈山氏的矿藏之中出产的铜矿石所锻造出来的剑尖
 
儿,指着他的喉咙,一字一句的朝他说道:“大哥,退位让权吧,我会将咱们的有熊国发扬光大的。”
 
    而不甘心失败的榆罔,却是苦笑的问道:“为什么!?”
 
    我自问对你不薄,将最为富饶的聚集地划分给了你的族人,而你手下的那些所谓的族人们,曾经也是从我的烈山氏族的族群之中分裂出来的人啊。
 
    曾经,他以为他身后的有熊氏则是他最为坚实的后盾。
 
    可是从今天晚上开始,他的烈山氏却是毁灭在了有熊氏的手中。
 
    因为他所认为的最为亲密的兄弟,他梦想中的国家的最为坚实的臂膀,背叛了他们之间的友情,亲情,对他直接刀兵相见了。
 
    难道说,权利就真的如此的吸引人心,竟是让人连最为重要的感情都不顾了吗?
 
    说完这句话的榆罔,自己都苦笑了起来。
 
    他还多问些什么呢?
 
    事实不是已经很清楚的将这一切都摆出来了吗?
 
    在这个之点燃了火把的族长大帐之中,姬黄的脸却隐藏在阴暗之处明明灭灭,他仿佛是下了极其大的决心一般,又好像是被榆罔脸上的表情所打动而动几分的恻隐之心一般,只是在极其
 
长久的沉默过后,说出了两个人最终的结局。
 
    “大哥,若是你能让族人们放下武器,真心诚意的臣服于我,我愿意与你共分这个富裕的天下,这块广袤的土地。”
 
    “毕竟,你也说了,我是你最为疼爱的弟弟啊!”
 
    看到火光后姬黄的那浮现着慈悲,关怀,野心的眼神里,唯独缺少了丰沛的情感,榆罔就知道,他的这个弟弟,已经在自家母亲的熏陶之下,在日积月累的高位的诱惑之中,抛却了最后
 
一丝的顾忌,成为了一个真正合格的领袖了。
 
 926 夺权后的乱局
 
    罢了,罢了。
 
    姬黄本就比他深谋远虑,心怀大志,这个破碎混乱的渭水平原,给他也没有什么可惜的。
 
    为了自己的性命,此时的榆罔真心实意的低下了他曾经也曾高傲过的头颅,拜服在亲弟弟的足下,将烈山氏正式合并到了有熊国的麾下。
 
    从此以后,炎黄正式融合,从此以后,渭水的统一,即将被提上议程。
 
    对此十分满意的姬黄,转身离开属于自家哥哥的大帐,在帐外那黑压压一片亲信的族人的注视之下,高举起了他代表着胜利的双臂。
 
    “告诉诸位一个好消息,烈山氏正式归顺我有熊部落,从今以后,我们就是一个完整的大家庭了。”
 
    “有熊氏,有熊国,即将降临!”
 
    而听到了这个消息的部族们,则是激动的挥舞起了自己手中的武器,这些原本打算对抗不服软的敌人的工具,现在却成为了庆贺时最佳的器皿。
 
    他们高举着火把,在烈山氏的驻地中,敬奉了一下他们最为崇拜的神明之后,就在首领姬黄的指挥下,各自返回了各部所属的部族营帐。
 
    谁成想,他们这一回归,可了不得了。
 
    最残酷的争斗都未曾让他们皱上一下眉毛的勇士们,在见到了自家空荡荡的物资帐篷的时候,却是崩溃的大喊大叫了起来。
 
    “是谁,是谁拿走了我家陶碗!”
 
    “是谁,是谁将我上次狩猎回来的肉鸡给临走了?”
 
    “我的大米啊,这是我打算迎娶有容氏最美丽的姑娘时的聘礼啊!!”
 
    “啊啊啊!是谁?!”
 
    这些部落的勇士们,当然不会清楚到底是谁干了如此恶劣的事情,他们只是将怀疑的目光转向了各自的氏族之中……曾经与他们有过仇怨的敌人的身上。
 
    而当他们将各自的仇敌从氏族之中拖拽出来的时候,却听到了留守在部族中的族人们所描述的有些匪夷所思的事实。
 
    “你是说?这是姬黄族长让手下的战士拿的?”
 
    “这怎么可能?今天的我,才是应了族长的命令前去支援的战士啊!”
 
    而在有熊氏的氏族聚集地中,情况则是更加的混乱。
 
    那些一言不发的北蛮人们,为了防止露馅,那是抢了就跑,如同鬼魅一般的迅捷。
 
    让那些在许久后才反应过来的族人们,在描述这些人的时候,就带上了几分的臆测。
 
    他们将这些北蛮的士兵们,形容成了阴间来的鬼怪。
 
    一时间,天色大亮的渭水平原之上,并没有因为耀眼有火热的太阳升起而归于平静,反倒是陷入到了流言四起,人心惶惶,财务尽失的混乱的状态之中。
 
    刚刚返回大帐还未从大权即将在握的喜悦中反过神来的姬黄,却是接二三的收到了他最为亲近和忠心的部下们,所送来的紧急报告。
相关阅读